1. <bdo id="em8py"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em8py"></option>

          首頁

          歷史軍事

          諜海王牌

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字體樣式
          字體大小

          第1536章 備用通道

         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www.99psd.com精品小說網提供的精品總排行小說 —《諜海王牌》 第1536章 備用通道

              左面是一家夜總會,右面則是一家一層和二層是商場的居民樓。再右面就是一家,一樓掛著阿拉伯浴場牌子的五層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愧是火車站的范圍,在這周圍的買賣家那是真的很多。大小飯店,酒店,賓館,商場等等,在這周圍簡直不要太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和華章進入了托萊絲酒店,這是一家西式高級酒店,進去后大廳非常大,裝修也極為豪華,大理石地面,水晶吊燈,即便是放在后世,這種裝修也是屬于很上檔次的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開了間頂層套房,范克勤和華章隨即坐電梯來到了五層。出了電梯門,范克勤已經能夠感覺到這一層非常安靜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畢竟是最高檔的一層房間,一般住在這里的人都是那種有錢人。而這個年頭的有錢人相對來說還是略少一些。是以整個五層樓,就顯得非常安靜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電梯門關上后,范克勤把鑰匙直接地給了華章,后者接過后拿著鑰匙,順著樓房往里面走,范克勤則是一轉彎直接進入了樓梯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進入后,范克勤抬眼看去,果然還有半截往上走的樓梯。范克勤沒有動,而是靜靜的聽了那么幾秒,整個樓道里也比較安靜。是以他邁開大長腿嗖嗖的上到了最頂上。這里是個門,但是門上被一個大鎖頭鎖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轉頭從旁邊的窗口望出去,嗯,這已經是樓頂了,因為視線看到的就是樓房的頂蓋。旁邊不遠處還有一個小房,就蓋在樓頂上。從位置上判斷,那個小房正好就是在剛剛電梯的正上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明白,那個小房是電梯的頂層機房?刂浦娞堇|繩,電機之類的。再次聆聽了一下樓道里的動靜,還是比較安靜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從兜里掏出一串鑰匙,鑰匙串上除了鑰匙以外還有兩個小鋼棍。其中一個小鋼棍一頭是個小勺。另一個則是一個小扁頭。任誰看了都以為這只是掏耳勺罷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范克勤一邊聽著樓道內的動靜,一邊將兩個小鋼棍插入了那個鎖頭的鎖眼中,壓住卡簧,上面的那根鋼棍,別住上的凹槽,用柔勁往右側一擰。咔噠一聲,鎖頭已經被打了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沒有著急摘鎖頭,而是將外衣脫了下來,掛在了這個門的把手上。然后才摘掉鎖頭,打開了門走到了外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來到了樓頂之后,走的非常從容,如果慌慌張張的就不對勁了。別看是在樓頂,但是不意味著誰都看不見他,萬一在周圍,或者遠處某個高樓的某扇窗戶后面有人看見他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范克勤非常從容的經過了那個小房,從窗戶往里一看,果然是機房。因為里面就是電梯設備。他腳步不停走到了這個樓房的邊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在這一面的樓是挨著另一棟樓的,中間只有個到達范克勤腿部那么高的矮墻做分界線。范克勤看了看,發現鄰樓就不是自己現在那種通往天臺的小門房了。而是天井。而且是好幾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并不奇怪,因為在進入前,范克勤就觀察過,這面的鄰樓是:一樓是開著阿拉伯浴場的買賣的居民樓。而居民樓,上面基本都不是小門房,而是天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飛身跳過了矮墻,直接越過了五個天井,在最遠端的第六個停住了。他俯下身看了看天井蓋子,跟著伸手用柔勁輕輕的往上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拉開了一個小縫隙,就拉不動了,范克勤蹲在地上,通過縫隙往下看去。卻是下面被一把鎖頭鎖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心中有了數,放下了井蓋。來到了另一側。從兜里再次掏出鑰匙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鑰匙這玩意可是個很有用的小東西。尤其是當你的鑰匙上有一把沒用的鑰匙的時候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你可以用薄的那一面,當成螺絲刀子使用。只不過要慢一些罷了,畢竟沒法跟螺絲刀子這種專業的工具比較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依舊夠了。范克勤將其中故意掛著沒用的一把鑰匙拿在手里,對準其中下方合頁的螺絲就開始擰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個井蓋一共有左右兩個合頁。每個合頁六個螺絲,三個擰在井蓋上,另外三個擰在井座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現在擰的,就是井座上的螺絲。他將螺絲全都擰出來之后,在微微插入一點點,不使得螺絲掉出來,然后用鑰匙那個把手方向的片片,隔在螺絲后部,一巴掌再用力的將螺絲猶如釘子一樣的釘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螺絲是有一圈一圈的螺口的,如果像他這樣硬釘進去,那就會把井座上原先的螺絲眼中的螺紋破壞。也就是俗稱的“禿嚕筘”了。失去了螺絲的根本性作用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接下來把井座上的合頁螺絲,每一枚都用同樣的方式擰出來,再砸進去。這樣六枚螺絲就全部失去了螺絲的絞扣力量。就好像是個小棍插在一個小眼里,只要輕輕一拔就能夠拔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將鑰匙重新放在兜里,范克勤用手把住合頁輕輕的一帶,果然。直接輕松的就拔起分了開來。另一個合頁他用同樣的手段一帶,就已經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將井蓋打開一個縫隙,往下看了看沒人。然后側耳往下聽了聽,在樓下的一個樓層中,好像是有人開關門。嗯,很好,這樣就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重新把井蓋蓋上,將合頁合上,再把螺絲重新插入合頁里面。這樣如果不是像他一樣的,用垂直的作用力,就算是正常使用,開合幾次井蓋,也是沒關系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做好了這些,范克勤起身拍了拍手,再次從容的原路返回,進入了小門房里。取了自己的衣服,再次聽了聽樓道里面的動靜。很好,沒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于是范克勤快速的將鎖頭鎖好,下了樓梯,推開樓道門,來到了走廊上。沒多遠,就是他們的套房。范克勤還不等敲門呢,就被一直從貓眼往外看的華章將門打了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進了屋,華章問道:“哥,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范克勤用手指著一個方向,道:“進入樓梯間,上去后進入天臺,往這面走,鄰樓第六個天井的合頁螺絲被我做了手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