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do id="em8py"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em8py"></option>

          首頁

          都市言情

          女魔頭和她的廢柴太子

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字體樣式
          字體大小

        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全軍覆沒

         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www.99psd.com精品小說網提供的精品總排行小說 —《女魔頭和她的廢柴太子》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全軍覆沒

              楊凱臨死前,仍是無法相信。自己還沒看清楚元靖拔劍,便已經被抹了脖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著遍地尸骸,元靖心中難免悲戚。如果能選,他再也不想見到此等景象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路北北當初的計謀,第一步,在湯河內設下陷阱,一來可以拖延時間,二來可以折損楊凱兵力,但更主要的是,要讓楊凱對于荊州只有十萬人守城一事,深信不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留十萬人守城,但凡是有經驗的將軍,定然會起疑,懷疑這其中是否有詐。所以這一步,至關重要,為的就是讓楊凱相信,元靖唱的是一出空城計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二步,死守城門,只放箭,不開門。此舉,一來,讓楊凱覺得元靖既無勇也無謀,二來讓禁軍攻城不易,自然相信元靖守城守得十分認真,正因如此,他們在真正攻下荊州之時,才不會起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禁軍又怎么會想到,自己辛苦攻下的一座城池,竟然空空如也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們辛苦了三天三夜,進城第一件事,必然是去尋快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這些被勝利沖昏了頭的人,哪里會知道,之前他們射出的箭,其實根本沒射中幾人。西南軍經過部署,大多是按照之前的編號,佯裝倒下,過會兒再爬起來,假裝自己是新補位的戰士。如此倒了幾次,禁軍隔著老遠,便自認為消滅了不少敵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元靖離開城墻之時,還故意朝著外頭晃了晃頭,大搖大擺溜走,為的便是讓楊凱以為他臨陣脫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待禁軍一行進入城中,只顧著四處搜刮,找地兒享樂,哪兒還能意識到他們已經落入了危險之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待他們分散之后,便被早已埋伏好的西南軍逐個擊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主子,清點完畢,共擒三十五萬七千三百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有漏網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路北北搖頭:“死傷在十萬眾,沒細查,擔心瘟疫,已經都燒了。不過應當是沒有的,當時我們是親眼看著他們全都進了城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無妨,縱使有,也不怕。倒可以讓他回去朝我三哥報個信!痹缚粗峭馊计鸬男苄艽蠡,隔著老遠都能聞到那股刺鼻的氣味,“派兄弟們沿著河岸看看,那些尸體能撈的也撈上來,別嚇著沿岸的居民!

              元靖吩咐完這一切,便去查看禁軍帶來的輜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這戰車太落后了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事兒,帶回去改改,估摸還能用!

              一切妥當之后,元靖留下五萬人鎮守荊州,畢竟是軍事要地,必須慎之又慎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加上如今的荊州城內一片狼藉,他們必須趕在百姓回來前收拾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當初元靖同岳太守借荊州城一用時,岳太守萬萬想不到,是要將整個城空出七日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他單單是動員百姓,便花了足足三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之后荊州城的百姓,見著自家門口的箭痕與翻得亂七八糟的屋子,還有城外的草都燒禿了的景象,才紛紛意識到,當初離開暫避,是多么明智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都是后話了,元靖一行才回到株洲,便收到了兩個喜訊。一是瓊州已被肖閬權攻下,二是渝州降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明若楠笑著將渝州的降書遞給相公:“你看看這措辭,不卑不亢,倒是有幾分風骨!

              可元靖看著這降書,拿在手中,卻覺得它似有千斤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明若楠看過這信,沒覺得有什么問題,所以不知為何元靖如此愁眉不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渝州守將方登,乃是朱谷禮大人的門生!

              明若楠聞此,也跟著皺起了眉。此時她再斟酌那詞句,便不再是有風骨了,而分明是在朝元靖強調:我如今是為了渝州百姓才歸順你的,并非是心中服你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元靖如今這太子,當得名不正言不順,他要想治國平天下,首先還是得收人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時候了……”明若楠抓著相公的手點點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元靖輕撫著明若楠的臉,何煦笑道:“不怕,再等兩個月!

              明若楠知道元靖是在等自己卸貨,她無可奈何地揉了揉自己肚子,突然心里有些發酸:“我想正兒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娘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,我都想出幻覺了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元靖笑著將明若楠的頭轉過去:“喏,你的幻覺!

              明若楠看著搖搖晃晃朝自己走過來的正兒,眼淚都快下來了。從前這小子在跟前的時候,他煩得緊,可這才幾個月沒見,她便想得不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明識理小心地護在正兒身后,冷冷看了眼女婿,狠狠瞪了眼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正兒如今只會一兩個字地朝外蹦,他輕輕摸著明若楠的肚子,奶聲奶氣道:“娘親?妹妹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明若楠不禁扶額……這一家子怎么都這樣,萬一生個兒子,他們幾個還不得失望死!

              湯圓笑得前仰后合地進來,一眼便看見了正兒,忙興奮地將弟弟抱起來拋了拋,被師公狠狠敲了腦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了,師父,新鮮出爐的,你快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明若楠見剛才湯圓笑得那副架勢,直覺這不是什么好東西。果不其然,又是告示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重金懸賞勇武者,救祖父!

              元靖看著這告示嘴角抽搐,完全不知道明若楠已經跟梁小柔過過一回合招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你看,她這回換了新花樣,還在告示里說梁太師是忠孝仁義之士,若非是有心人威逼,絕不會在西南!睖珗A指著“有心人”三個字,問道,“這說的是你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明若楠覺得無趣,竟然又寫告示,連個新花樣都編不出,她如今都懶得對付此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她卻不知道,梁小柔寫這告示,實在是無可奈何之舉。只因她雖派人編排了戲文,本想以明若楠之道,還治明若楠之身,可不知為何,這戲文唱來唱去,都沒傳出這個戲班。再后來,干脆連這戲班都卷鋪蓋跑路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白花花的一千兩銀子,就這么打了水漂。

              梁小柔恨得咬牙切齒,卻又無可奈何,最終只能接著派人,將告示貼遍全大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主子,戲班離京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元泩從常寬手中接過苜蓿草,親自喂著馬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他們識相!

              常寬仍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樣:“您不允許王妃編排明姑娘,怎還任她寫告示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元泩笑著拍了拍手上的草屑:“總得讓母妃高興,如此也能得到些她的消息,一舉兩得!

              常寬很久沒見過王爺臉上的笑了,一時有些心酸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此刻的莊貴妃,可絲毫高興不起來,因為八十萬禁軍全軍覆沒的消息,已經傳回京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