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do id="em8py"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em8py"></option>

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字體樣式
          字體大小

        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潑皮

         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www.99psd.com精品小說網提供的精品總排行小說 —《承娧》 第二百八十二章 潑皮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啟稟門主(王爺),姑娘不見了!眱杉野敌l各自著急地跪落在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除了立秋,姑娘從不讓其他人守夜,入夜姑娘帶著兩只蒼猊犬進房后便沒再出來,幾人以為姑娘睡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早日上三竿都沒見人起來,連平時鬧人的蒼猊犬也沒點聲,察覺不對沖進房里已是人去樓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落坐于正堂花梨木爹娘們,爹親們怒視著對桌的爹,厚實木桌差點成掌下祭品,相互指責怒道:“你說的萬無一失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娘親們坐不住椅子,沒好氣睨了自家男人一眼,趕忙扶起暗衛,如出一轍地焦灼問道:“可有留下訊息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見暗衛們搖頭,娘親們交換了個神色,怒視丈夫,氣得心肝疼,都說女兒關不得,她這宅子究竟有多少機關暗門,連精通機關術的裴恒都沒摸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想想,她的宅子怎可能困住自身?前些日子教導他們,如何在四通八達的地下渠道內逃生,怎么沒想到她也能借著這些渠道出逃?

              昨日承昀才出發往東越,難道她追上去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莫紹呢?快把莫紹找來!”裴恒著急的喊著春分找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寧嬈按下春分,沒好氣說道:“這時后才想著找人?晚了!人都不曉得上那去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帶著兩只蠢狗能快得了?”裴恒光想到落坐正院主位,便被諦聽咬破幾次勁裝,又氣不打一處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般蠢狗奈何不了你,兩只骨醉蠢狗,你討到便宜了?”寧嬈可沒忘他,女兒愛犬傷不得而被追著跑著的慫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晨練完正要回來,正回來準備一同進膳的閆茵,看著正堂兩對正吵著的夫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完緣由,她低頭瞧尾指片萬縷蠱,飛舞騰霧地往西南方向而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好像能知道師姊去哪兒……”閆茵細如蚊吶的嗓音,怯怯在堂內傳開,迅即引來幾人注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露瞧著她尾指盯得認真沒有瞧出個什么,蹙眉納悶問道:“真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上哪了?”承澈聲線本就粗曠得聲如洪鐘,嚇得閆茵往白露身后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師姊爹娘們全圍著,給她莫大的壓力,顫顫抖地捉著白露衣袖不放,細聲說道:“往西南去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她往西南作甚?”裴恒凝滯無言的看向寧嬈,困惑問道:“走錯路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要不白露去追姑娘回來?”白露提議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寧嬈探手挽上白露皓腕,瞋目道:“明日要成親的人了,還想著去哪?不曉得門主同我留此作甚?留了兩位貴人為妳證婚,想跑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白露清楚姑娘鐵定會追著姑爺腳步,能追上僅是時間早晚,多想能跟上腳步為逝去的爹娘報仇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可是,上回跑了一回,這回還想跑?”寧嬈招來秋分,叮囑道:“看好了!明兒個沒新娘,就讓妳頂上!

              白露秋分: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白露姐,妳可別害我!”秋分嘴角抽了抽,她才十五歲!

              白露笑得比哭難看,苦笑回道:“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白露,娘親留妳不是報仇,而是希望妳能平安喜樂!睂帇茰厝犴獬蛑茁,再次提醒道,“山門供奉水月觀音何意?可還記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露喃喃答道:“平安、自在、喜樂、莫執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妳執著了!睂帇茡肀Я讼伦孕‘斉畠吼B的白露,輕聲問道,“想著為爹娘報仇,可想著活著的爹娘會難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被問得眼泛紅,養育她成人門主夫妻的確更勝生身父母的恩情,教與一身武藝,不叫餐風露宿,她的確錯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露哽咽道:“白露知錯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寧嬈滿意地看著亭亭玉立的白露,不掩疼惜地笑道,“那就乖乖備嫁,再逃夫婿不見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暫時被晾一邊的閆茵,正想躡手躡腳離開正堂,便被承澈給拉回正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想上哪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琛這刁鉆徒兒可是大名鼎鼎,不知為何換上小兩口子的面目后,竟怎么看怎么順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閆茵指著西南方向,嘿嘿干笑了兩聲道:“找師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真能找著?”于纓跟著湊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閆茵大眼搧搧地說道:“師父留下的萬縷蠱有動靜,順著萬縷蠱找,一定能找著,師兄們也是這樣找到這兒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能不能瞧出距離?”裴恒亦靠過來查探,什么都沒有的指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有方向!遍Z茵被四個大人瞧得手足無措。

              師姊還說她難搞,自個兒還不是一樣跑沒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春分,跟著看好了,找著姑娘盡快……”裴恒被寧嬈瞧得收了話尾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想著帶回來關?誰帶得回來?”寧嬈氣呼呼地睨了裴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們幾個出手,僅僅只能勸回來,其他人想怎么著?

              誰抓誰?誰打誰?

              當初說撿到女兒,女兒說要練武,什么壓箱底兒的寶貝都奉上了,現在家里隨侍打不贏怪誰?

              承澈吹胡子瞪眼道:“是!沒事練什么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才沒事養什么狗!”裴恒捂著曾被咬疼得大腿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承澈挑釁問道:“瞧你說的,現下沒我兒子,你女婿帶那兩只狗,你安得了心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丫頭真不簡單,撓得他都想去找找她房里有什么機關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日從正院石門里出來抓話柄已叫他們吃驚,現下又在一堆眼線下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真賊任性!

              裴恒被念得閉了嘴,女兒只帶了兩只狗就出了門,心肝疼!

              瞟了一室無奈的父母,又能如何是好?只得嘆道:“找著姑娘趕緊回個消息,姑娘想上哪就上哪,看好了便是!

              春分要笑不敢笑地頷首福身稱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要是家里的少門主,指不定又被關到后山瀑布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姑娘果真不一樣!

              于纓握著丈夫健碩臂膀提醒道:“趕緊給昀兒遞個消息,讓他也注意注意!

              承澈回握妻子葇荑,軟下嗓音說道:“沒事!小丫頭自小命大得閻王都難收,這次定也能平安無事!

              哪個奶娃娃受得削骨劍還能得瑟蹦噠?

              這話說得大伙兒嘴角抽了抽,僅有閆茵睜得晶燦眼眸興奮問著春分道:“我師姊比我還潑皮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像!那說道理時一板一眼的嚴肅,哪兒像愛玩的潑皮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