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do id="em8py"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em8py"></option>

          首頁

          都市言情

          從不滅神體到神級選擇

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字體樣式
          字體大小

        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兩女來自于靈魂深處的歌謠

         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www.99psd.com精品小說網提供的精品總排行小說 —《從不滅神體到神級選擇》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兩女來自于靈魂深處的歌謠

              仙域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九重天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仙域,有三十六洲,七十二域。但是,除此之外,還有兩個公認的最強大的地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一是十萬大山,共分為九重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二,就是九重天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九重天中,和仙域中的其他地方一樣,也有勢力的存在,可九重天中的勢力,沒有一個是神朝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都是宗門!

              他們的傳承,太古老了,比仙域中的三十六洲,七十二域所有的勢力,傳承都要古老。

              故而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們的底蘊,是無法想象的,強大到,無法想象。

              祖蠻宮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處很普通的院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我來了!弊嫘⌒∪杠S的進入院落,在院落中,一顆老樹下,一位很普通的老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人卻是一身白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完全雪白的長發,老人雖老,可臉上不見皺紋,身軀不見彎曲,依然挺拔。

              唯一能說他老的原因就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身上的氣息。

              蒼老!

              見他的第一面,就感覺到了歲月的氣息,仿佛,他已經,活了很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事實上,也確實活了很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久到,他自己,都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過滄海變桑田,見過平原變高山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實在是,太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小來了!笨吹阶嫘⌒,老者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笑,仿佛,天地回春,萬物復蘇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由此可見,這老者的實力,究竟有多么的恐怖了,一舉一動間,都似乎在影響著天地的變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父親又在說不死閣的事情!

              祖小小坐在老者的面前,雙手托著下巴,眉頭皺著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孩子,不要皺眉,這樣就不好看了!崩险呖粗嫘⌒〉哪,輕輕的摸了摸祖小小的頭,溫和的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好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祖小小略微反駁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老者,名為,祖大圣!

              祖蠻宮,第一強者!

              對,沒錯,就是第一強者,哪怕,是祖蠻宮那些比他更老的存在,實力都沒有他強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事,你父親想說,你就讓他說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說了,咱們又不一定要做!弊娲笫ヒ廊皇秋L淡云輕的說道,活到他這個歲數,可以說,世間的一切,都已經很淡了,哪怕是血脈親情,都無法和時間相抗衡,天地間的一切,最為恐怖的就是時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祖大圣和別人不同,他將祖小小從小帶到大,他沒有去選擇晉級更強大的境界,反而是像一位普通的老者一樣,看著自己的孫女長大,區區二十多年的時間,在祖大圣的眼中自然不算是什么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,竟然讓他的境界,突飛猛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比那些閉關千年,萬年的家伙,進境還要恐怖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后,祖大圣只能歸根為,人間煙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實力強大是為什么?

              一是為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者,難道不是為了自己的后人,活得更好一些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有牽掛,但是,很充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我就知道你這么說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,若是父親真的決定了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可不想嫁到不死閣!

              祖小小氣憤的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祖大圣微微搖頭,淡淡的說道:“嫁是不可能嫁的,你父親決定那是他的決定,又不是我們的決定,到時候,讓你父親去嫁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該出去玩就出去玩,該修煉就修煉,就當沒有這回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還沒死呢,出了事,爺爺給你頂著!

              祖小小看著祖大圣:“爺爺,你真男人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祖大圣:“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入夜。

              漸微涼。

              祖小小坐在宮殿的上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夜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春景嬈嬈,花香故長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炎炎大日,天地成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蕭瑟血紅,不見模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百里落霜,你在何方?”

              【領紅包】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!微信關注公眾號【書友大本營】領!

              你在何方?

              祖小小哼著不知道哪里的曲調,這曲調,仿佛是印在她的靈魂深處一樣,沒有人和她說過這樣的曲調,可她無意中,總是能哼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十萬大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九重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紅袍映照天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楚離笙坐在山巔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夜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紅唇輕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春景嬈嬈,花香故長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炎炎大日,天地成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蕭瑟血紅,不見模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百里落霜,你在何方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身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藍貓看著楚離笙:“你這歌謠,哪里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楚離笙思緒回歸,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

              藍貓看著楚離笙:“你該閉關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要不然,你支持不了多久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楚離笙眼中暗淡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又該閉關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藍貓說道:“不過,你這種情況,絕塵老頭都沒有辦法,難道就這么一直的持續下去嗎?要知道,換做別人,你這種情況,可早就死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楚離笙輕輕一笑,不怎么確定的說道:“或許,會好的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不過,千萬年過去了,還是沒有感應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神魂,到底在哪里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炎火大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黑焰裂天刀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再次進化成為黑焰骷髏,小黑一刀斬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前方的一個中級生物,轟然炸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!

              半個月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在前往皇城的路上,小黑戰斗越來越熟練了,當然,這其中,自然是缺少不了練手的對象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黑焰骷髏變回黑骷髏,來到沈太虛面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我們可以走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往前,就要穿過這片山脈樹林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按照信息來說,我們穿過這片山林,就直接進入平原,然后再走八百里,差不多就到了皇城!鄙蛱摽粗懊,微微猶豫,信息中記載了,皇城中是巔峰級的生物在守護著,自己的力量無法對中級生物造成傷害,那么巔峰級呢?

              要是無法造成傷害的話,只能是小黑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現在的小黑,只能進化到中級,距離巔峰級,誰知道差多少!

              小黑似乎猜出來了沈太虛在想什么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只骨手,拉住沈太虛的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空洞的眼睛,看著沈太虛:“殿下放心,無論對方多強大,小黑定然會為殿下掃清一切障礙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黑手中的骨刀,便是殿下的刀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聽著小黑的話,沈太虛看著小黑,雖然眼中空洞,但是,他似乎看到了灼熱的光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如當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戰場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放心,我等手中的刀,便是殿下的刀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等,為殿下,殺出一條路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管他對方是什么人,揮刀便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可惜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后,活下來的,只剩下了他一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歲月悠悠,埋葬了多少白骨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昏依舊,物在人不在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太虛呼出一口濁氣,若是怕的話,那他就不會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既然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就不能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