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do id="em8py"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em8py"></option>

          首頁

          都市言情

        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

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字體樣式
          字體大小

        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寶寶出生了,不小心扁了

         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www.99psd.com精品小說網提供的精品總排行小說 —《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寶寶出生了,不小心扁了

              夜色正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與常樂幾乎天天膩在一起,也不差這一頓“燭光晚餐”,不過封祈雁看得出常樂挺喜歡的,就陪著他一邊聽歌,一邊慢慢地品嘗美食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不愜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兩人從閣樓起來,打算離開時,常樂因為吃太多了,站起來時,原本就懷孕的小肚子這會兒還鼓起來,并且打了個滿足的飽嗝:“嗝——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封祈雁沒忍住笑了,伸手揉了揉他鼓起來的肚子,“你這肚子吃得跟懷了幾包胎似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常樂臉一紅,也知道自己可能吃得有點多了,但他還是理直氣壯地昂起小腦袋,“誰讓你一直喂我?不斷說這好吃,那好吃!樂樂嘗一嘗這個,樂樂再嘗嘗這個,嗯嗯,樂樂這個也不錯,來,樂樂張嘴,這個也好好吃……都怪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對哦,”常樂原本只是隨口一說,這會兒雙眼一亮,抱著男人的手臂撒嬌,漂亮的大眼睛閃閃發光,“我們之前去醫院檢查,醫生只說懷孕了,但是沒有說懷的是一個還是兩個誒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笑著看這恃寵而驕的小家伙跟自己撒野,這還不夠,他還要拍了拍他圓鼓鼓的孕肚,奶聲奶氣:“再說了,說不定還真的懷了幾包胎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笑:“剛知道你懷孕的時候,已經嗚哇嗚哇哭得夠慘了,要是知道你這小肚子里揣得還不只是一個寶寶,可能是兩個也可能是三個,那你是不是得一邊哭一邊揮起拳頭要揍我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記住網址m.51kanshu.org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,”封祈雁挑了挑眉,手臂穿過他的腰身揉了揉,勾起嘴角笑,“你還想一胎生幾個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唔……”常樂紅著臉,“我就隨便說說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不就是仗得自己長得可愛,自己舍不得兇么,還奶乎乎的,封祈雁低頭就是一口:“啵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被他這一口“!编钡盟哪樀岸家t了,軟乎乎地瞇了瞇眼睛,然后貼著男人的手臂擦了擦,小聲嘀咕:“口水都要沾在我的臉上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想起剛知道自己懷孕了時又哭又鬧的情景,瞬間紅了臉,心虛地小聲哼:“那還不都是因為一開始……還沒有心理準備,你還瞞著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知道現在這小家伙可任性了,不管有理無理他都能昂著自己的小腦袋瓜理直氣壯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哪有口水!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不與他計較,為了避免自己又要被他嫌棄了,忙摟著他的腰身,扶著他原本懷孕后又吃了很多鼓起來的孕肚,一起從閣樓上下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怎么辦,感覺自己要被他漸漸嫌棄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這小家伙還不知道自己懷孕的時候已經夠會撒嬌了,如今知道懷孕了以后,他撒嬌時,特別喜歡用他軟乎乎的孕肚貼著封先生蹭啊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封先生垂著眼皮,半晌后說:“如果以后寶寶出生了,不小心扁了,這多半是你的功勞!

              情悅餐廳樓下是商業步行街,燈火通明,一條又一條大馬路分叉開,四周都是各種高樓大廈與商業店鋪挨在一起,人來人往的,好不熱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因為吃太多了,不想坐進車子回去,感覺怪悶的,就抱著封先生的手臂,一邊晃一邊撒嬌道:“去逛逛,好不好?我現在還不想回去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是什么臭爸爸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好好!我錯了我錯了!我開玩笑的!”作死的封某人急忙改口,挨揍過后,忙團團抱著常樂順毛,“作為賠禮道歉,現在我們去給寶寶買吃的!想要什么都有!整條街都可以包下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懵了一會才反應過來:“你才扁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被他這番話氣得奶白的臉瞬間通紅起來,對他拳打腳踢:“會不會說話!會不會說話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一口答應:“……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瞪他:“寶寶現在還沒出生,吃不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被瞪的封先生心虛:“……那你替他吃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了,”封祈雁揉著他腦袋瓜,“去逛逛!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把人哄乖了以后,再笑著牽著他的手,像街上的情侶一樣十指相扣,放進自己的兜里,看到了常樂微微泛紅的耳朵,似乎是害羞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”常樂瞬間羞紅了臉,理不直氣也要壯,“不行!我吃下去,寶寶從我這吸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對對對,樂樂說什么都對!”封先生忙把他的小孕夫團團抱懷里,一邊揉一邊親親抱抱再順毛,這才把小家伙給哄乖了埋在他懷里哼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年輕的女孩瞬間被夸得很開心,特意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孩,男孩也很樂意,買了一朵鮮紅的玫瑰花送給她,女孩瞬間笑了起來:“謝謝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謝什么呢,”男孩笑道,“你喜歡就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賣花啦賣啦!好看的玫瑰花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街道上有賣花的小姑娘吆喝著,這賣花姑娘精得很,分別對那些成雙結對的男女叫:“帥哥帥哥,要買花嗎?你看你女朋友這么漂亮!宛如天上的仙女下凡!這美人與玫瑰花可般配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覺得遺憾又羨慕的封先生扭過頭,不講理地對著自己的小孕夫質問:“你怎么不早點出現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茫然地眨眼睛:“…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兩個看起來是高中生,還年輕得很,這個時候的愛情即青澀又甜蜜,還沒有物質的存在,要的只是“你心如我心”,以及偶爾甜蜜的儀式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看著他們,不由想起了自己這個年紀的時候,還沒有談過任何戀愛,有些遺憾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好的,打擾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要早點出現談戀愛!”封某人繼續不講理道,“像剛剛那兩人那個年紀時,早早出現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常樂不知道他突然發什么神經,扭頭看了一眼他說的那兩人,看起來十七八歲的青春年紀,“可是你在那個年紀時……我還沒十歲啊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是,他突然發什么神經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搖頭如撥浪鼓:“沒有啊!

              心梗過后的封先生緩了一下,想到什么,又猛地盯著常樂追問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嫌我老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是不是不給自己找點事心梗就不痛快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封先生還是有點不放心,他看了看常樂,如今才十九歲,青春洋溢年紀,再看一眼街道上人來人往的與他同齡人,突然心里生出了危機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真不這么覺得?”封先生一臉正色道,“就是在心里偶爾想過,一次?或者一秒?這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以為是自己問這問題惹他不高興了,急忙跟了上去,不過常樂卻不是氣得轉身走,而是到了賣花的小女孩那兒:“你好啊,這花怎么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支花9塊錢!”賣花的姑娘笑容甜蜜,“9這個字數勝在意義好啊,多買可以優惠的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莫名其妙地瞅了瞅他,在封先生忐忑不安的桃花眼注視下,忽然一言不語扭過頭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一愣:“樂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接過來,有點不好意思:“……謝謝!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跟上來,在他身后道:“要是喜歡花的話,跟我說就好,要多少都可以給你買多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朵玫瑰花就9塊錢了,對常樂來說還是有點貴,不過他卻痛快地拿手機掃碼:“付好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嘞,收到啦!”賣花的姑娘拿出一支玫瑰花,“看在你長得好看的份上,特別給你挑選了朵又鮮又艷的!還很香!女朋友會更喜歡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唔,”常樂耳根子微微泛紅,雖然有點不好意思,但還是看著男人的桃花眼,“這花送你!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呆。骸啊瓰槭裁赐蝗凰臀一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將鮮艷的玫瑰遞到他面前:“給你!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一愣:“嗯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站在他面前愣了半晌,沒反應過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唔,就是……”常樂被他的反應弄得臉紅,小聲說,“你剛剛……不是羨慕那對情侶嗎?羨慕他們在這個年紀時就擁有的戀愛……簡單地給對方送朵花,或者收到對方的一朵花就能很開心!

              常樂說:“封先生永遠十八歲!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干嘛不快點接自己的玫瑰花!

              好歹九塊錢一朵呢!這價格不便宜了!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沒說話,目不轉睛盯著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覺得我出現得……可能有點晚了,你想讓我更早之前出現,但是……我其實出現得一點都不晚……”常樂越說臉越紅,腦袋瓜暈乎乎的,還保持著拿玫瑰花送給他的姿勢,紅著臉道,“我……我就是想說,封先生現在也可以像他們一樣的!也可以接玫瑰花的!我現在就在送你花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封祈雁笑著將常樂送的玫瑰花接了過去,放到鼻尖聞了一下,是淡淡的香味,特別的好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……”常樂默默地吐了一口氣,覺得自己送他一朵玫瑰花還真是不容易,以后都不想送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怔愣過后的封祈雁看著他臉紅得如同煮熟的螃蟹似的,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他,那模樣別提有多可愛了,似乎在責怪自己不收他的玫瑰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還笑!”常樂羞透了,瞬間兇巴巴起來,小聲提醒,“你快,快點接!這好歹九塊錢!大不了下次我買更貴的送給你!現在街道上有其他人盯著看,你要是不接我很沒面子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管,”常樂被他這雙桃花眼盯得臉皮有點發燙,但還是抱著手臂哼道,“你要自己想!

              封先生的桃花眼仿佛裝滿了深情,笑著看他道:“我人都是你的了,寶寶還想要什么表示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想是這么想,可他看到男人接到自己的玫瑰花時露出的笑容,心里又是一片甜蜜柔軟,但還是道:“哼,接了我的玫瑰花都沒有一點表示!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安靜地笑著看他,那笑意越笑越深,越溫柔,讓常樂覺得有魔法似的,人都要陷進去了時,男人忽然彎下腰,一把將他整只抱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突如其來兩腳懸空,整只都被人抱起來了,嚇了常樂一跳,還有點茫然:“干……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封先生蒼勁有力的手臂緊緊地抱著他,在他的嘴唇落下一個繾綣的吻,凝視著他的眼睛勾唇笑:“我想現在抱著寶寶跑去民政局,可以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