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do id="em8py"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em8py"></option>

          首頁

          都市言情

          田園山水間

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字體樣式
          字體大小

        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云家

         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www.99psd.com精品小說網提供的精品總排行小說 —《田園山水間》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云家

              云均的家坐落在西城區的末端,在南堤路七熙街156號的云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南富西貴的說法,也是因為當官的大多住在西區,而南區大多住的有錢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有少數一部分人不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比如賀府,雖然坐落在南區,卻不是因為有錢,而是賀池爺爺在的時候,賀府就建在了南區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至于云府!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問了賀池,奈何,賀池也不清楚,讓人去查了才知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西區末端住的都是些小官員,大多是五品以下官員,還有一小部分也是先皇未自立為皇的時候就坐落在那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云府幾代人之前就已經住在那里了,云均的爺爺是先皇在位時期的進士,現如今是從三品的秘書監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云府如今的當家人就是云均的爺爺,而云均的父親是云老爺的嫡二子,也就是說,云均是二房的嫡二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因,他的上頭還有個嫡親大哥,在三月份的時候中了進士,名次雖不前,卻也在五月份的時候,得了外放的缺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輛沒有標記的馬車內,蘇然將云家的基本資料收了起來,她掀開簾子看向窗外,此時已經進入了西城區。

              馬車外面,賀池派來的車夫,正在與蕭昂介紹路邊的街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蕭昂做暗衛的時候,不常在京城,負責的一直是外面,所以,他對于京城有些地方也不是很熟悉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所熟悉的是一品大員住宅區域,只因,長寧侯府就是西區的前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刻多種后,馬車停在了云府大門前,蘇然從馬車上下來,讓車夫留在馬車上,她帶著蕭昂朝大門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叩叩叩~”蕭昂一手拎著東西,一只手扣著門上的圓環敲了敲門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一會,中門被打開了半扇,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探出頭來,蕭昂在門開的時候就側讓一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者看到蘇然的時候,愣了下,問:“公子找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行了個文人禮,與老者說明來意,她是受云均所托,來看看他的母親是否安好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太明白云均這樣的囑托,但她既然接受了,就會好好看看云均的母親是否安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讓蘇然有些意外的是,老者直接將門打了開來,請她與蕭昂進去。關好門之后,還將兩人送到了二院門口,讓二院的小廝帶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直走到一處寫著靜蘭院的院子門口停了下來,蘇然有些懵,心道:好家伙,直接帶她和蕭昂來了內院?

              感受著明里暗里打量的視線,耳朵里傳來小聲的私語,蘇然面色淡然,半垂著眸,裝不知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蕭昂更是木雕一般站在蘇然身后側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多時,一位看著三十幾歲的婦人走了出來,看著是端莊的步伐,若細看,可以看出,她的步伐是兩步并一步走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身后幾步,跟著一位男子,年紀看著是三十多到四十之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猜這兩位應是云均的父母了,看著比實際年齡年輕。她知道,云均的母親年齡是四十一歲,父親四十三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朝來人拱手,“晚輩華夏,見過伯母,伯父!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客廳里,云均的父母在看云均的信件,蘇然一邊喝茶,眼睛不露聲色的打量著兩人,尤其是著重在云母的臉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覺得云母挺好的,臉色紅潤,沒有一絲憂愁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實在不明白云均怎么會有這樣的囑托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弟妹呀!我聽說你這里來了一位天人之姿的美少年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道有些做作的聲音突然從外面傳來,蘇然有看到云母下意識的蹙眉,眼里閃過厭惡,但很快就隱藏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將信疊了起來,收入袖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瞥了眼門口,就見一花枝招展的婦人走了進來,她的身后跟著幾個女子,有兩個看著不像是下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靜蘭院的人因為沒攔住闖進來的一行人,有些氣惱,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屋門的方向,手一直伸著要攔人,卻被兩個婆子很不客氣的一巴掌拍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云父站了起來,他看向蘇然,語氣溫和道:“賢侄,咱們換個地方!

              兒子的好友,自己喚少年賢侄,他覺得沒毛病。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臉上一直掛著若有似無的笑意,她放下茶杯,起身朝云母行了一禮,隨后跟在云父身后出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二弟也在呀!”門口的女子看到走出來的云父,似有些訕訕的說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說完,目光看到云父身后的少年,她一愣,語氣很夸張道:“哎呦~還真是一位風華絕代的美少年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嘴角微抽,微側過頭朝她微笑了下,腳步沒停的跟在云父身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嫂怎么來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云母的冷淡的聲音從身后傳來,蘇然歪了歪頭,還真是云家大房的人,只是未免有些失了規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辭別了云父的挽留,蘇然帶著蕭昂出了云家大門,直接上了馬車,駛出好一段路的時候,她掀開車簾的一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蕭昂,查一查這云家二房與大房的關系,看看以前二房是不是一直受大房的擠兌!

              蕭昂還沒來的及回答,一旁的車夫就道:“公子,蕭兄弟對京城不熟,打聽消息這個事,小的可以代勞,明天中午,保證可以查的清清楚楚!

              蕭昂想說:不用,他是可是暗衛出身,打聽消息對他來說最簡單不過的事。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笑道:“那行,辛苦你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可當不得公子一聲辛苦,這是小的該做的,”頓了下,他問:“公子,我們現在可是回府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去君越樓!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放下車簾,她給傳旨太監留的地址就是京城的君越樓,早點進宮,早點離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沒有那么多時間耗在這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進了宮之后,她還得去見一趟蘇爸爸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出了西城區,剛入京城街道,熙熙攘攘的人群聲,隔著車窗簾就傳入耳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蘇然掀開窗簾的一角,看向外面,這里還只是末尾街道,人流不多,但也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隨著馬車往繁華街道走,人流越來越多,人聲也更嘈雜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比之云城中區,也不遑多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畢竟是大齊都城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同的是,云城的中心區屬于商業區,人流很多都是來自各地,不單單是大齊商人,其他三國的人也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