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do id="em8py"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em8py"></option>

          首頁

          都市言情

          上門狂婿

          設置

          字體樣式
          字體大小

        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再入刀境

         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www.99psd.com精品小說網提供的精品總排行小說 —《上門狂婿》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再入刀境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顏兒!”黑炎老祖冷眼朝澹臺顏看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狀,澹臺顏趕緊住嘴,不敢再說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長老看到這里的時候心念一動,覺得這個女娃身上絕對隱藏著什么秘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件事先容我想想在說,確定好了之后會知會你一聲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罷,黑炎老祖中斷了此次與陳長老的會談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中斷談話后,老祖來到澹臺顏的身旁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顏兒,江湖中行走就忌諱對人和盤托出,要知道多一個秘密,便多一個活命的機會,關于你的事情,師傅不允許你對任何人說起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同一時間,云嵐深處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在延綿不絕的群山中,有一個妙齡女子,正在山間穿梭游蕩,一大群蝴蝶與蜜蜂,在她的身后競相追逐著,用狂蜂浪蝶來形容,最是恰當不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兒倒也還算是一派除外桃源,絲毫沒有外人說的那邊悲涼與荒蕪,你說是吧,小蝴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笑著去問指間停留著的一只色彩斑斕的蝴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有人看不到這一幕的話,那絕對會會驚恐萬分!

              因為那個停留在少女手中的蝴蝶,赫然是云嵐有名的毒物,萬毒蝶,這種蝴蝶每天毒死的采藥人不在少數,據說只要被挨了它一下,普通人乃至一般武者,基本上就可以宣告死亡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師門這些年來怎么樣了,那個狠心的師傅也不知道已經死了沒有,一晃眼就過去了好多年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少女坐在一旁的大石頭上,呆呆的看著天空,在追憶著往事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追憶了一會兒過后,她臉上的表情一變,想起起來這次來云嵐是有目的的,可不是來游山玩水感慨過往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于是,她驅走了掌中停留的萬毒蝶,轉面朝南快速的走了過去,那個方向赫然就是天地會總部所在!

              萬丈崖,密林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肖舜仰面躺在水泥地中,手中死死的握著擎天刀,任由雨水滴落在臉龐上,他卻毫無察覺,就跟昏迷過去了一般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他聲旁的不遠處,躺著厲魔那具被五馬分尸了的尸體,在雨水以及寒風的侵蝕下,早已經冰涼一片。

              萬籟俱靜的密林中,有一只飛鳥從樹上飛起,朝不遠處的山頭飛去,剛才這里發生的一切,它看了一個真真切切!

              許久之后,雨勢轉小,肖舜幽幽的轉醒,抬眼茫然看著四周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但是看著已經淡淡的有些變亮的天幕,他篤定自己差不多昏迷了有一夜的功夫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于昨晚發生的一切,肖舜都了然于胸,雖然那時候他的身體被人給操控了,但是卻能透過眼睛觀察發生的一切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底是哪一個強大的存在附身到了他的體內,他不知道!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可以敢肯定,這一切都于擎天刀有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想起那個無與倫比的刀客,以及他所施展出來的那些驚才絕艷的刀技,肖舜整個人就開始亢奮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是何等的刀法!

              那是何等的刀客!

              肖舜心中頓時連連發出了兩聲驚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余光一撇,他就看到了躺在不遠處易星那具死相凄慘的軀體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中沒有任何的憐憫,他甚至連過去看一下的心思都沒有,對于易星以及厲魔這兩者,在他的認知中都是死有余辜的存在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起昨天晚上沒有完成的事情,肖舜倒也不敢停留,站起身來,拿出竹筒繼續沿途拋灑蠱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天色還未大亮的時候,他就已經回到了昨夜眾人露營的地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因為昨夜飄雨,這個營地里自然不會有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肖舜想了想之后,徑直就朝早前曾經棲身過的樹洞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果不其然,還沒徹底的走進,他就看到了正端坐在洞口,一副望眼欲穿打量著前方的巴黑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到一夜未歸的肖舜出現,巴黑立刻一路小跑的沖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來到近前之后,巴黑上下打量了一下肖舜,見他除了渾身臟兮兮之外,并無任何的異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恩公,你昨天去哪兒了?我擔心的一夜都沒睡踏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巴黑對于自己的擔心,肖舜是知曉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旋即,他伸手去拍了拍對方的肩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昨天晚上發生了一點兒事情,耽誤了一會兒,不過沒什么大事,已經處理好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聽罷,巴黑沒有追問什么,而是連連催促肖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趕緊先回去休息一會兒吧,自從來到這個地方之后,恩公基本上都沒有睡過什么好覺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肖舜一聽,好像覺得是那么回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從安頓好寨子眾人后,他沒有那一天是睡實了的,光是通宵都熬了好幾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且昨天晚上他那也是屬于昏迷并不是什么睡覺,兩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著想著,肖舜就覺得自己疲倦的不行,跟隨著巴黑來到樹洞之后,他就看了看還在埋頭大睡的其余人,隨意找了個地方和身躺了下去,沒一會兒就睡著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夢中,肖舜又一次來到了那個叫做刀境的空間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由器靈幻化成的中年人,張嘴對他笑了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肖舜有些詫異的詢問:“你引導了我的夢境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中年人搖了搖頭,隨即糾正了他的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我引導了你的夢境,而是我進入了你的夢境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有什么區別嗎?”肖舜無語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你還是沒有明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中年人抬眼打量著肖舜,隨后緩緩的朝這邊走了過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一邊走,一邊說著:“是因為你夢到了這里,所以我才能夠進入你的這個夢境,這里面存在被動與主動的區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番話說完之后,中年人也已經走到了肖舜身前半米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肖舜甩了甩暈乎乎的腦袋,不打算就這個問題繼續和中年人討論下去,畢竟時間有限,他還想多問一些應該問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便開口問道:“昨天晚上的事情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中年人點了點頭:“是我促成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人是?”肖舜追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中年人沒有回答肖舜的這個問題,而是換了一種口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討論一個已經故去的人,我認為沒有什么必要,你與其將注意力放在這方面,倒不如將這份心思花在專研刀法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已經故去!”肖舜滿心駭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樣強大的一個存在,也會故去?

              說實話,他實在是有些無法接受!

              可既然是這樣的話,那昨夜那人為何又能主導自己的身體?

              一瞬間而已,肖舜的心情變得有些復雜了起來。